17358885987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便宜一毛钱就换平台:“老三团”陷困境,社区团购迎“中场战事”

便宜一毛钱就换平台:“老三团”陷困境,社区团购迎“中场战事”

时间:2021-07-24

便宜一毛钱就换平台:“老三团”陷困境,社区团购迎“中场战事”(图1)

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每月收入达到1万多甚至2万。同程生活的司机顺哥(化名)曾经对这样的生活感到满意。

7月初的一天,顺哥正在给40多个团点配送的路上奔走,公司突发公告改名为蜜橙生活,公司称“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为团长(KOL/KOC)提供更多优质商品,继续为用户创造价值”。市场也将此举认定为同程生活的业务转型从C端转向B端。

C端转向B端?顺哥从来不会多想这些,他在乎的是每天稳定的工作收入。

然而隔天,顺哥就收到了让他难以接受的消息。原本处于社区团购头部的同程生活母公司鲜橙科技决定申请破产。

7月21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同程生活企业状态仍为存续状态,前一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致电江苏法院诉讼服务热线,法院表示系统里还暂未有相关破产案件,相关律师表示一般理解为法院还没有开始办理。

自2020年互联网巨头进入社区团购赛道后,“老三团”(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三足鼎立的格局改变,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巨头加持的品牌也正在面临着完全不同的局面。

据艾媒咨询预测,2021年结束时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将达到880亿,社区团购仍旧是消费互联网的产物,尽管目前存在一定的问题,但社区团购仍旧有扎根之本。

未来,社区团购赛道可能将趋于缓和、回归本质,积蓄后发力量在品类把控、供应链、团长培训等后端服务上做根本性提高,在国家监管下更为良性发展。

百亿GMV背后

司机曝光货运量年后明显下降

顺哥在2020年6月份开始成为同程生活的货运司机,顺哥靠着镇上的仓库,自己购车进了同程生活公司,后来慢慢负责同程生活在广东西部一个城市的货运线路。

一开始,每天的货运量可以达到7000斤以上,1公里的货运价是2元,顺哥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有的司机工作过远超8小时,为了多赚点生活费。

好景不长,2021年春节开始,货运量整体下滑,1公里货运价也跌到1.7元,据顺哥所说,现在每个月只有十几天需要配送,且只有4000斤左右的货运量。这么算下来,1个月不到1万块钱的工资,其中2000左右的油钱也需要自己支付,再加上供车接近5000贷款。顺哥和其他司机的生活都难以维持。

“现在两头难的,如果不做货运得卖车,现在卖车,又要亏本。”所以,尽管每个月工资微薄,顺哥不敢离开公司,有时候还会自己找货源配送。

7月7日晚间,同程生活的主体运营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鲜橙科技”)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

顺哥和同公司的司机们当即集合去找经理要说法,但没有负责人能够回应司机们诸多的问题,等待他们的只有一张“532”合同。

什么是“532”?合同显示,根据债务人广州讯程物流有限公司与债权人也就是司机签注的《司机结算确认单》,现债务人法定代表人就付款计划与债务人协商变更:债务人于本确认单签署后3个工作日,向司机支付欠款金额的50%,其中20%有债务人法定代表人垫付;债务人于本确认单签署后30个自然日内,向司机支付欠款金额的30%;债务人于本确认单签署后第31个自然日,向司机支付欠款金额的20%。

“没有用,一旦签了,后期钱就很难去追了”“没有人签的要签就拿全款来”。7月15日下午,群内的肖经理再一次催促司机们签署条款,但无一司机签署。

据多位司机表示,他们已经去过了劳动局,劳动局告诉司机们,他们和同程生活是合作关系,无法申请劳动仲裁。顺哥表示,如果司机签署这项“532”合同,公司就可以凭借合同进行破产资产清算,司机将拿不回所有的钱。“

目前,顺哥和自己的司机朋友欠款加起来总共60多万元(2021年6月至今),截至发稿,大部分钱依旧无踪影。

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曾并称为社区团购的“老三团”,同程生活也曾风光过。同程生活CEO何鹏宇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同程生活上线初期每月业务量增速就将近100%,两年后年GMV达到了100亿。

2020年6月,同程生活获得来自欢聚时代、亦联资本、君联资本、贝塔斯曼亚洲基金等2亿美元C轮融资,短短一年,迅速走向申请破产的终局。

决定破产前夜还在“疯狂发券”

企业目前状态依旧为存续

“7月3日我们还在催供应商发货,7月4日App还在疯狂促销发券,还都是满30减10、满50减20的大额优惠券,7月7号我还在上班的,晚上突然间告诉我们明天不用上班了,你们想找工作就找工作吧。”一位同程生活的员工表示。

7月7日晚11时36分,同程生活的员工阿喜(化名)收到了一条让她当晚无法安眠的消息,同事你好,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即将申请破产,现需要确认你的相关债权……请带好你公司发放的固定资产签注《终止劳动合同同意书》。

同程生活员工突然被告知公司即将申请破产,并通知签署《终止劳动合同同意书》。7月20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致电江苏法院诉讼服务热线,法院表示系统里还暂未有相关破产案件,相关律师表示一般理解为法院还没有开始办理。

相关员工也表示,“我们打给相关部门,回应称没法查到有没有申请破产,但确实未受理”。

“我们7月12号还在相信会有其他解决方案,到目前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吧,很多员工也没有办法,签了终止协议,就等于是自愿离职。”阿喜的同事也签署终止协议,协议上赫然写着30多万元的未结清工资。

但阿喜和不少员工并没有签下这份协议,“为了拿回应得的工资,我们一直在和相关负责人联系,但得到的答案依旧是再等等,一直都有人在劝说我们也去签终止合同,但我们询问的好几个律师都让我们不要签”。

目前,相关员工都已经向当地劳动局提起劳动仲裁,相关律师表示,鉴于同程生活目前并没有实质性地向园区法院提起破产申请,故园区劳动仲裁委现在把接收劳动仲裁改申请材料。部分员工也表示接到了劳动仲裁相关部门的通知。

截至发稿,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同程生活企业状态仍为存续在营状态。

“老三团”伙伴同陷困境

地推职业周期不断被压缩

同样是较早入局的玩家十荟团也遇到了麻烦,不少员工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上爆料公司拖欠工资、不缴纳五险一金等情况。且公司前期推广时,为了占据市场招揽了大批人员,后期解散团队,引发部分员工的不满。

正值工作过渡期,萧阳(化名)在2021年4月份接到了58同程的十荟团招聘电话,她要做的是帮十荟团在杭州富阳开拓市场。萧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作为商务拓展人员每天必须一家家门店跑,让这些门店注册为十荟团的团长。一天最少跑15家,每天的指标就是3个团长以上,一个团长提成10至20元。”

据萧阳介绍称,团长只要在十荟团注册并下单,商务拓展人员就可以拿到10元提成,再将团长拉进群后还有额外10元的奖励。

然而,目前的商务拓展人员并不好做。萧阳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做不过其他平台,别的平台去年就在杭州做了,十荟团今年才开始,现在团长很难接受新平台了,都在用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他们直接说忙不过来,给我们脸色让我们赶紧走。”

萧阳干了不到一个月便很快辞职了,她的团队里很多人也是。

地推的职业生命周期不长是行业默认的“潜规则”,负责为盒马在华中地区招地推的人力资源王敏(化名)表示,公司不需要那么多地推,随着城市业务稳定,前期疯狂抢下的地推会随之解散。

随着各方势力的不断涌入,巨头在二三四线城市以及县级市为主的下沉市场社区团购网络布局已经稳定。新京报记者查阅各社区团购平台服务城市,目前全国华南、华北、华中等多地都已有社区团购业务。商务拓展的业务越来越难做。

安徽宿州市的一家区域经理刘望(化名)表示,2020年12月11日,十荟团入局宿州,成为美团优选后在宿迁开城的第二个社区团购平台,宿州市周边的小县城灵璧和泗县在今年7月也即将开城。

“现在小的团购没有线上流量很难支撑这个市场。”刘望表示目前部分城市特别是县,还在招募地推,尽管社区团购发展至今已过了原先疯狂争夺的状态,但还有一些市场等待开拓。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为340亿元,而在疫情的刺激下,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市场规模达到720亿元,预计2022年将突破1000亿元。

团长面临淘汰制

低门槛、高佣金难再见

“那会一条路上,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不到一百米就有五六家,竞争很大。”2021年年初,回老家潮州坐月子的蓝心(化名)受到开超市的网友邀请,接触到了多多买菜平台,做起了团长。

目前,长沙、武汉、成都、西安等城市社区团购市场成熟,团长处于极度饱和状态,一个小区常见超过8个团长。

起初,团长一般为小区周边有门店的商家,包括蔬菜水果店以及烟酒副食店。后来,宝妈、上班族、便利店、超市、快递点等都可以成为社区团购的前端,同时还可以兼任多家平台的团长。

新京报记者此前多方调查了解到,社区团购开城时期,地推为完成任务,平台为完成圈地,对团长要求极低。

从最开始要求至少有百人以上的微信群才可以成为团长,逐渐放宽到只要有四五十人的群就可以。“大家都是随便拉拉亲戚朋友就凑够了。”某社区团购区域经理说道。

而如今随着社区团购竞争进入深水区,团长也面临着收入降低,门槛变高的境地。

现在的蓝心已不会在微信群聊发团购链接,“我这边现在是散客居多,拉个群整天滴滴发信息,顾客会反感,一开始我是有拉但退了好多,所以我没有建群,现在很多人都排斥被拉去群聊。”

目前在潮汕农村地区社区团购的客流量较小,如今村里和社区团购有合作的商家已经关店了一半,“一开始就满100返100,积累满50再送10张5元无门槛优惠券,普通家庭没有一次性买这么多的”。

于是蓝姐和其他商家渐渐地把团购平台作为自己的进货渠道,蓝心以一箱啤酒为例,零售价60元,正常渠道批发需要57元。而一开始在多多买菜平台,售价59.99加上5块无门槛优惠券和1块钱返利,啤酒一箱到手只需要54元左右,蓝女士作为中间商家便赚了利润。

“但是现在平台上啤酒已经要62.99元一箱,还不能用优惠券抵扣。”此外,蓝心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现在平台都有激励政策和淘汰政策,每天团长都有一定的任务量。

比起社区团购开城时期的无门槛拉新,随着各平台补贴的减少,目前各平台单量降低,对团长的要求也逐渐变高,部分平台不再采取固定的佣金,团长需要通过邀请人下单、累计打卡等方式才能达到社区团购初现时的平均佣金程度。

同样,如果团长订单量不达标就会面临着关闭社区团购店。相比蓝姐偏向使用多多买菜,北京朝阳区一家团长武青(化名)则同时注册了美团优选、橙心优选和京喜拼拼,社区团购发展初期,曾一天在美团优选和橙心优选上靠拉新拿到超800元奖励,但现在几乎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了。

据武青所说,如今美团优选认可的人较多,尽管没有推广但每天成交量稳定在100多件,而橙心优选推新一个10元且首单优惠大,“附近小区都下过了”,但每日下单只有2至3件,“我感觉橙心现在推广不太好,如果单量一直这么低我也不做橙心了,东西在那也不好放。”

“现在盒马、橙心、京喜什么的竞争很大,用户群体就那么多。”成都市青白江区一家团长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据她所说,目前平台的补贴相差无几,商家和用户开始关注,补贴之外质量、配送、售后问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许多网友在微博等公开平台甚至在社区团购公司的官方微博之下,留言关于商品质量、售后等问题,“买来的鸡蛋和鹌鹑蛋一样大”“给不了货还不及时退钱”。大众在关心低价的同时,也开始越来越关心平台的质量和服务水平。

曾经,低价竞争是社区团购入局期的打法,多家社区团购平台推出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0.01元的新人专享可以买到市场价6元至10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4元至5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新人数额不等的优惠券。

经历行业去泡沫和行业监管,现如今盲目的低质、低价已经不能作为社区团购平台抢占市场的手段,但消费者仍旧会在平台比对价格。正如成都青白江区的团长所说:“大家基本上还是哪个便宜买哪个,便宜一毛钱就换家平台了”。

头部平台规模效应逐渐显现

“流量争夺”不是唯一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官网发现,2021年4月前后,各社区团购巨头纷纷确立了2021年的目标,美团优选将年GMV锁定在2000亿,并将冲击5000至6000万/天的单量;多多买菜2021年的GMV目标则是1500亿;橙心优选为1000亿,兴盛优选则为800亿左右。

然而事实是,从巨头涌入的火爆,到经历监管部门“九不得”的迎头冷水,社区团购在2021年逐渐走向分化。

“老三团”中,同程生活已陷入发展僵局。另外两位“兄弟”还在持续融资。

据企查查显示,十荟团在2021年3月底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为7.50亿美元,由阿里巴巴和DSTGlobal联合领投,跟投方包括theD.E.ShawGroup、晨曦投资、JenerationCapital时代资本、Dragoneer、鼎晖投资、GGV纪源资本、昆仑资本、FranchiseCapital和高鹄资本。

排头兵兴盛优选作为较早社区团购开局的玩家,在2020年末至2021年初先后获得京东、腾讯共计8亿元的投资。

据企查查显示,兴盛优选已完成30亿美元融资,在获京东战投后,在业务层面已经与京东、今日资本等资方转为强绑定关系。或者说,兴盛优选已经成为京东社区团购战略的一部分。

另一边,强势入局的互联网巨头如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已经基本实现全国地级市全覆盖。2021年头部企业持续发力的一年,2021年1月1日,京东正式推出京喜拼拼;2021年2月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在布局低线的同时,陆续进入北上广深,盘踞一线城市;2021年3月,阿里巴巴正式称MMC事业群,发力社区团购,后又领投十荟团;2021年4月,物美同意以最高1亿美元的对价认购橙心优选不超过2%的股权。

申万宏源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21年4月,美团优选已覆盖全国90%以上的市县,多多买菜已成功在全国300多个地级行政区和1000多个县级行政区开展团购业务。

目前头部平台规模效应逐渐显现,行业进入门槛提高,后发企业更多选择深耕某一领域或地区,打造独特竞争优势。例如盒马集市现阶段选择在15个重点城市深耕;京喜拼拼在追求开城数和日均订单的同时,更看重整合资源在初期ROI较高区域构建更好的供应链能力,目前聚焦京津冀和河南地区,开城数量达105个等。

2021年3月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法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等四家社区团购企业分别处以1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对食享会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7月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

随着国家监管给消费互联网套上规范的绳索,低价倾销、烧钱补贴等现象已渐渐远离市场,市场去泡沫后逐渐归于理性,但发展的脚步从未停止,伴随着商业模式成熟,平台正在走向良性竞争。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表示,发展数字经济,互联网平台必须坚持守正和创新相统一,应着力做到“四正”,即正心,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坚持科技向善,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和广大消费者,进一步提升我国数字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正位,聚焦主业主责,在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中找到并坚守合适正确的位置;正言,努力营造清朗网络空间,不要通过虚假宣传和过度承诺、发布低俗广告、刷单炒信、恶意拉新、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手段引流;正行,坚定不移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强化平台治理,不销售假货、不在算法上做文章,不过度追求流量、不过度竞争,严禁出现泄露和滥用用户信息等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

社区团购对于改善民生,提升市场供给能力,提升消费便利具有重要价值。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赵萍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社区团购为消费者节省了购物时间。社区团购选用“预购、自取”的方式,为消费者节省到菜市场、实体店采购的时间,忙碌的消费者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完成生活必需品的采购。

赵萍称,各公司要加快技术和服务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供应链现代化水平,通过有效降低成本,促进行业优胜劣汰,通过优化算法,提升消费体验并造福普通消费者,利用创新驱动,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申万宏源证券研报称,目前社区团购平台已不再单纯依靠补贴拉新,已经迈入以业务效率为导向,既看重流量争夺但更注重供应链能力比拼的新阶段。长期来看,供应链能力建设提高履约时效和商品品质,保障用户体验,是形成品牌护城河的关键,同时平台需充分发挥内部生态协同效应,并吸引更多生态建设者加入,形成竞争壁垒,巩固市场地位。展望未来,伴随商业模式迭代成熟,平台将走向良性竞争,并通过构建下沉市场本地化、多层次的仓配体系和供应链基础设施,提升生鲜食百产业链效率,互联网平台和食品供应商等多方受益。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 廖雯菲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

源文:便宜一毛钱就换平台:“老三团”陷困境,社区团购迎“中场战事”

Copyright © 2021 黄小白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2021010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