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58885987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那些创建《救命文档》的年轻人:他们网络结识,他们仍在努力

那些创建《救命文档》的年轻人:他们网络结识,他们仍在努力

时间:2021-07-22

那些创建《救命文档》的年轻人:他们网络结识,他们仍在努力(图1)

作者:张 �B

编辑:高宇雷

大勇喘着粗气接听了我的来电。他是提议建立《救命文档》的人,和文档创建者Manto一起作战,也是卓明灾害救援的志愿者。这些人同时是来自不同高校的大学生,分布在河南和南京。在卓明灾害救援群里,他们因为河南灾情认识,已经紧密作战两天两夜,但至今没时间自我介绍,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和来历。

就连队友Manto究竟是男生还是女生,大勇都艰难回忆了半天:“哦对,她是女生,我跟她打过电话。是女生,是女生,是女生”――情势太混乱了。他记得,创建文档那晚,Manto刚拔完4颗智齿,凌晨三点因为太疲惫睡下了。大勇也奋战了两夜。

这份《救命文档》最早只是一个简陋的Excel表格,创建自7月20日晚8点,命名为“河南暴雨互助”。那时情势一片混乱,9点,大勇提议改用在线文档,他对Manto说,我们用什么文档来做?Manto迅速响应,把文档建立了出来。几个人线上开了一个会。会议有20人参与,最终只有几个人留下来一直维护这份救援文档。随后他们借助群和朋友圈聚集了一帮人,帮助他们做最初200条信息的核实工作。

大勇最初希望修改文档权限,只让有权限的人能更新,因为担心有虚假信息混进来――中途一度有人上来打广告。但是,实在控制不住了。“灾情超过了我们的预想。”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人涌进文档,他们把权限全部放开,让大家自发地修改格式、模版和信息。

最开始信息来自微博,他们发动了200人组建信息核实群,分组分任务,把信息进行一对一电话核实。之后根据水情、地理位置、是否能联系救援队、身边救援物资、是否危及生命等进行预判,给信息分等级。由于信号中断,有特别多人都联系不上,这也是当时工作的一个难点。

第一晚凌晨3点是最艰险的,有人在公交车上被困,有人在地铁里被困,有人在地下停车场被困每一秒钟都有人在群里发消息,每一秒钟都有紧急情况,这边救援队的人手根本不够用。

这晚的记忆仍旧历历在目。大勇记得,当时有人被困在1号地铁站,差不多100多号人,水已经淹到脖子根了。他们手机没有信号,和外界联络困难。大勇帮助他们联系了蓝天救援队。

另一个紧迫故事发生在被困的公交车上。在中州大道立交桥上,公交车已经开不动,车内有差不多50人。身材矮小的人水已经淹到面部,他们把手机举在空中发短信求助。当时情形危及,打了很多电话但都没有找到救援队。我一个男子汉,把我急哭了。大勇说。后来是联系了郑州本地的救援队,开着冲锋舟过去,把人救出来。

“第一天晚上光孕妇生产的,我这边有不下10组,但是我们只帮助的部分。因为没有力量、没有办法。”第二晚救援力量变得充足。

据统计,通过这份文档,目前30万人参与编辑,救助了3000人左右。

“都是我们的信息,人家去救助,我们只是做一个中间的传递作用,”大勇说,“救援队很有力量,给人很安心的感觉,只要是能救助的,他们一般会问三个问题――你是谁?你有什么问题?要救援的人员在哪?然后只有一句话:我们马上出发。”

但也留下不少遗憾,大勇说:“我们手里面仍然有很多人没有救到。”比如他们接到一条线索,河南省巩义市某地,6个人,包括老人和孩子,其中一人被埋,老人头部伤口出血,救护车上不去。“我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一个核实信息组成员给大勇打电话痛哭。

大勇是一位贵州籍南京大学生,目前在贵州支教。去年他刚作为志愿者,参加武汉抗疫工作。这次救灾他感到手忙脚乱。“战疫没有那么紧张,原来是缺物资,现在缺救助。”他手机群聊激增了70多个,共集结800人参与灾情救助。

他们团队没有明确分工,大勇是一个性格外向的男生,负责联系消防队。过去50多个小时,他已经拨打了超过600通电话,手机欠费4次,不断处在欠费和续费之间。其他四人由于一些原因不太方便透露个人信息,但负责线上信息跟进和维护工作。

电话中途,有一位孕妇正要生产,大勇立马协调了救援队过去。

灾情还未结束。今晨《一个救命文档的24小时》一经发出,更多不明背景的人参与进去,大勇清闲了一些。他现在只需要处理高度紧急的情况,其他问题都有相应人员去处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来自何处。

刚刚Manto还没睡醒。

大勇说他今晚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明天将是他开启支教的第一天。

源文:那些创建《救命文档》的年轻人:他们网络结识,他们仍在努力

Copyright © 2021 黄小白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2021010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