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58885987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陈明永和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正统?

陈明永和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正统?

时间:2021-08-10

陈明永和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正统?(图1)

段永平当年如此评价自己的得意门生:陈明永和沈炜这样的人成功我不会意外,不成功我才会意外。

手机行业,无人可以绕过“蓝厂vivo”和“绿厂OPPO”这对CP。

二季度IDC数据显示,中国市场vivo的出货量达到1860万台,市场份额为23.6%,同比增长23.6%。OPPO的出货量达到1650万台,市场份额为21.1%,同比增长17.3%。

那么,同为段永平门下弟子、同样重视线下,曾经在全国3至6线城镇并肩开店的蓝绿厂,到底有何不同?他们同样穿越过国内手机市场的“战国纷争”,携手终结“中华酷联”时代,迎来“华米OV”时代之后,在战略导向、品牌定位、技术路线等方面,如今,却貌似渐行渐远。

能折腾,一口气整合三个品牌的陈明永和低调得几乎不见踪影的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真正的门徒?

也许,沈炜对本分二字的理解,更胜一筹!

“门徒”的传承和分化

同门之谊的蓝绿厂领军人:生于1969年的四川人陈明永和生于1972年的江西人沈炜,于1995年跟随段永平离开小霸王,共同打造了步步高的辉煌,最后又在段永平的支持下分立山头,陈明永掌舵OPPO,沈炜创立vivo,都在手机行业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既然被公认为段永平的“四大门徒”之一,陈明永和沈炜自然也传承了同一套衣钵。

从价值观层面来说,蓝绿厂最常挂在口头的,都是同一个口头禅:“本分”。这种本分既体现在对代理商、合作伙伴和员工股东的重信守诺之上,体现在对产品体验的孜孜以求上,也体现在对友商的“不相互攻击”上。

而从“术”的层面来说,段永平有几大法宝:舍得分钱、敢为天下后、勇于放手。沈炜和陈明永深得真传。

但诺大的产业,掌门人再强也孤掌难鸣。所有战略布局和文化传承,最终都要落实到人来执行。从东莞“小厂”蜕变成志在“全球一流”的企业,蓝绿两厂竞争过程的胜负手,或许更取决于人才团队的深度和厚度。

虽然师出同门,蓝绿的人才风格差异却很明显,体现得最明显的则是在公众形象上。

在社交媒体,沈炜低调一如往年,除了vivo高级副总裁、首席营销官倪旭东不时出镜,其余麾下爱将很少发声。

与此相对应的是,陈明永经常活跃于微博,OPPO高管也纷纷注册社交媒体,或接受各类媒体专访,在产品发布会和行业大会上侃侃而谈,价值观表达上“本分”不绝于耳,专业领域进退有据,团队的学习力和企业文化的传承力可见一斑。

此外,正如当年段永平将步步高一分为三,当个甩手掌柜一样,OPPO也从母体中分化出了一加手机和真我realme,二者均以迅猛的发展势头各自在海外高端市场和年轻人市场中找到立足之地。论用人格局,论分封效果,陈明永或许比沈炜更像段永平。

或许,对于商业世界来说,不冒险就是最大的冒险。这几年的OPPO看似各种“作死”,但也产生了 “鲶鱼效应”,既试探了多种市场营销模式,也实战出一批既能独立运作品牌开拓市场又兼具全球化视野的团队,更给自己打造了一个更为立体的产品维度和形象空间。

对于始终强调“专注”和“学会做减法”的沈炜来说,在媒体面前的缄默,并不代表内部耕耘的缺失,vivo也在倾力打造自己的团队,更快捷的方法或许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vivo选择了与三星这样的芯片巨人,以及蔡司这样的影像巨星进行深入的合作。与巨人对接的,大多是以90后为主体的年轻人。

能折腾和很低调,似乎成为OPPO和vivo的两种写照。

“忒能折腾”的陈明永

陈明永是位不太怕折腾的统帅。

最能折腾的还属OPPO的高管队形,人员几乎一直在变。

2013年支持刘作虎自立门户创立“一加”试水手机高端市场+海外市场,2018年又欣然同意李炳忠创办号称面向年轻人的“科技潮牌”真我realme。

2019年8月,OPPO正式对外宣布成立全球销售体系与全球营销体系,任命原海外事业部总裁吴强担任全球销售总裁,原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担任全球营销总裁,志在加快全球化布局。

而到了2020年4月,沈义人由于个人健康原因卸任,OPPO相继任命副总裁刘波为中国区总裁,OPPO元老刘列为全球营销总裁兼任中国区CMO,全面负责OPPO营销工作。“双一流”组合的上任,被视为OPPO试图加强中国区独立运营能力,挽救国内市场颓势的举措。

2020年10月,OPPO召回了刘作虎,并于2021年6月宣布实现与一加团队的全面融合。跨出了资源整合的重要一步。而在海内外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的realme,据业界猜测也必将进入“归化”之列。

和高管一起折腾的还有OPPO的产品线。

从2015年开始,OPPO砍掉N系列和Find系列两条旗舰产品线,重点打造中端R系列,虽然取得了2016年的市场大胜,也导致后来“高不成低不就”的困境。2019年,OPPO宣布停更R系列,取而代之的是Reno系列。

2020年春季,OPPO发布Ace系列面向游戏玩家,同时又宣告发布全新5G全能旗舰OPPO Find X2系列冲击高端市场。

频繁调整的背后,自然是OPPO试图在线上与线下之间、国内与海外之间、中低端和高端机型之间、小镇青年和都市白领之间,历史包袱和新时代需求之间,寻求利益平衡和操盘全局的最佳手感。

“稳得一批”的沈炜

首先看人和团队。

这些年,vivo的核心管理团队首先是一如既往的低调,基本上看不到任何公开信息,沈炜、施玉坚、倪旭东、胡柏山,这些基本团队多年不变。

此外,vivo的稳,还表现在自身的产品定位和市场节奏。

从2012年成功发布vivoX1,凭借“全球最薄”和“全球首款Hi-Fi音效”的卖点一战成名之后,vivo始终奉行把80%的精力用在20%的事情上,聚焦手机音质和外形,近两年更是多次强调把设计、影像、系统和性能作为自己的四条长赛道,与打造 “人文之美”的产品体验死磕到底。

为了缓解小米模式的冲击,vivo 于2018年5月推出Z系列志在专攻线上市场,2019年2月进一步推出iQOO,以子品牌的形式承担起vivo大力拓展线上人群的使命。同期,为了应对华为发力国内市场的冲击,vivo推出了多达7个系列产品进攻下沉市场,通过“机海战术”,及时吃到国内手机市场从增量走向存量之前的增长红利。

vivo的稳,还表现在技术路线的未雨绸缪上。

曾公开宣布“要把技术跟踪、合作的周期,提前到18个月,甚至是36个月”。2016年6月,国际电信联盟刚刚确定5G正式名称、愿景和时间表等关键内容,vivo立即启动了部分5G技术研究工作,并于次年成立了北京5G研发中心。2021年,vivo在全球拥有9大研发中心以及5大制造基地,号称在产能全开的前提下能够实现年产近2亿部产品。

布局5G技术的同时,vivo于2017年6月成立AI研发中心,启动人工智能研究,并于次年3月发布人工智能子品牌Jovi。作为AI战略的重要部分,vivo在2018年7月,主导联合建立“IoT开放生态联盟”,以期在不同品牌的设备之间实现互通互联,为用户提供真正的万物互联。

专注就是生产力。

vivo的产品形象显得简洁耀眼,不仅早期以Hi-Fi音质成功出圈,还3次打破全球最薄手机记录,率先发布全球首款屏幕指纹手机,连续推出两代微云台……怎么看,vivo都比OPPO更像一家科技公司。

既然种下稳的“因”,最终也有稳的“果”。据来自IDC的研究报告,2020年全年,vivo稳定保持在国内市场第二的位置。

04 谁进化了段永平的秘笈?

自从为爱出走长居美国,完成从实业家向投资大神的华丽转变之后,段永平曾活跃在丁磊的网易博客之上,随后又转战丁磊悍将方三文所创立的雪球,始终在国内公众视野里保持着一定的线上活跃度。他最常被两大门徒在实战中践行的商业理念,便是 “本分”。

2016年10月13日,段永平在网易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不秘”诀:本分+平常心》的博文,基本算全面解读了自己和门徒所理解的“本分”: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平常心其实就是在任何时候,尤其是在有诱惑的时候,能够排除所有外界的干扰,回到事物的本质(原点),辨别事情的是非与对错,知道什么是对的事情。

他认为:错的事情往往有短期的诱惑,“做对的事情”其实就是发现是错的事情的时候要马上停止,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好的公司都一定是有一个长长的“Stop doing list”,就是“不做的事情”。至于“把事情做对”,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是没有办法避免犯错误的,能做的仅仅是如何降低犯错误的概率。

虽然对于陈明永和沈炜,阿段在该博文中都有满意的评价,认为他们两人在各种场合对“本分”的阐释深得己心,视之为“同道中人”。但伴随着时代和市场的惊涛骇浪,对本分的思考深度和践行层面,OPPO和vivo又各有不同。

陈明永对“本分”的阐释和反思深入且主动。2019年1月,OPPO宣布其企业文化的“本分”新增一条内涵:“敢于质疑,敢于挑战,通过批判性思考,以抓住事物本质”。显然,这是陈明永努力提高团队思辨能力,避免肤浅理解“本分”二字而造成思维定势和行为惰性,敦促团队主动掌握破局的方法。

沈炜常挂在嘴上的更多的是“因果”和“初心”,其2021年初所发表的新春谈话《不忘初心,埋头种因》,集中体现了他的思考:“初心就是我们本分的文化与价值观”,而“埋头种因”则包含了三重含义:要凡事坚持长期主义,要始终坚守利他共赢,要全面践行“设计驱动和用户导向”。设计驱动的底层是价值观的驱动,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要去思考产品的意义。

不难看出,产品本身才是沈炜的执念,围绕着这一终极目标,沈炜不断细化出各种打磨产品的方法论。而这一点,又与段永平当年在步步高时对产品细节的苛求颇为相像。

蓝厂始终压绿厂一头

在销量上,vivo也始终力压OPPO一头。

据《IDC中国季度手机市场跟踪报告》显示,按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统计,2020年全年vivo的市场份额为17.7%,OPPO的市场份额为17.4%,分列华为之后的第二、第三名;2021年第二季度,vivo 以出货量1860万台和23.8%的市场份额冲到了榜首,OPPO以出货量1650万台和21.1%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占据了第二名的位置。

久谦中台的统计数据也体现出了蓝绿战事的焦灼:vivo自2018年Q3至2021年Q2期间,手机产品的天猫销售额一直稳压OPPO一头;但是,假如vivo加上子品牌iQOO的销售额,OPPO加上子品牌一加和realme的销售额,二者的市场缠斗则显得更为扑朔迷离。

IoT市场的表现又提供了不同的判断。

据IDC《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自2020年Q4起,OPPO的可穿戴装备出货量一举杀入四强,居于步步高的小天才手表之上,而2021年Q1仍继续保持在前五的位置。与此相对应的是,vivo自2019年布局“一主三辅”战略以来,其作为“三辅”的AR眼镜、智能手表和智能耳机,尚未在市场上打出自己的天地。

OPPO在智能周边的亮眼表现,和其对研发投入和专利授权的果敢行动应该密切相关。2019年,OPPO召开未来科技大会,陈明永表示未来三年将投入500亿研发预算,将持续关注5G/6G、人工智能、AR以及大数据等前沿技术的发展方向。后中争先,看准了就下大注,这个风格很“段永平”。

2021年3月,OPPO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刘波在Find X3系列的发布会上也提到:参数竞争是低维竞争,功能竞争是中维竞争,做好产品的用户体验才是最高维的竞争。OPPO未来要做的就是用户使用体验上的变化。而过去十年的积累,就是OPPO进入最高维竞争的资本。

在优势地位明显的渠道方面,OPPO也开始有了新的升级变化。

主动适应新的消费习惯,主动优化条件有限的旧、小、偏远门店,通过核心商圈核心位置的选择,以及进入更多的商超综合体,提升自身的渠道形象和购物体验。配合刘作虎携在外八年的丰富历练回归,OPPO或许还真能把产品混乱多变的短板给补起来。

而vivo玩得却更“虚”了,开始强调与消费者的“情感共鸣”。

对比vivo官网在视觉效果上所创造的愉悦感,以及OPPO官网风格的质朴实在,虽然二者都是娱乐营销的鼻祖,从陆玖财经的主观感受来说,还挺期待vivo能够靠设计成功变现。

综上所述,陈明永和沈炜两位段永平的爱徒,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实践着内心的本分哲学。

段永平当年如此评价自己的得意门生:陈明永和沈炜这样的人成功我不会意外,不成功我才会意外。

段式门徒,和他们的接班人,终将以自己所认知的“本分”,迎接手机行业的风雨和蜕变。

但是很显然,在相似度上,vivo的沈炜更像是段永平门徒中最本分的那一个。

源文:陈明永和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正统?

Copyright © 2021 黄小白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2021010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