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58885987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阿里价值观“崩塌”,不是从十天前女员工被侵害开始

阿里价值观“崩塌”,不是从十天前女员工被侵害开始

时间:2021-08-10

阿里价值观“崩塌”,不是从十天前女员工被侵害开始(图1)

“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

采访 | 卢枕 曾诗雅 徐晴 周子豪 李小趣

文 | 卢枕

编辑 | 赵磊

运营 | 月弥

“让人意想不到,但又觉得确实应该这样做。”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公布了“女员工被侵犯事件”的阶段性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老鼎)和同城零售事业群HRG徐昆(丁冬)引咎辞职,给予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

当阿里员工肖楚听到这个处理结果时,他生出一种矛盾的想法,一方面觉得惩罚是不是有点太重了,同时又觉得,阿里的问题是该下重手治一治了,“尤其是HR体系”。而对涉嫌侵犯同事的王成文(曲一)作出“辞退并永不录用”的处理,他倒没什么意外感。

已经离开阿里五年的木子则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是阿里?”哪里都有人渣,但相关的各级领导的态度和反应,“真是脸都不要了”。她觉得阿里肯定有自己的不足,但这次发生的事情,“确确实实已经超越了一家企业的底线,还是一家把价值观放在第一位的企业”。

众多声音中,一个问题被越来越多地讨论:到底只是一些人的问题,还是整个公司的价值观和文化出了问题?不仅外界在批评阿里,在阿里内部也有更多人开始反思。

逍遥子张勇先后两次在内网表态,都是在凌晨,第一次他“震惊、气愤、羞愧”,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独的事件”。第二次公布处理决定,他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全体阿里人的耻辱”,阿里人对事件的高度关注,“不仅是对受到伤害的同学的同情和关爱,更是对背后折射出阿里文化问题的痛心疾首”。

阿里一向以自己的价值观和文化为荣,但从去年开始,先有淘宝天猫总裁蒋凡私生活问题,后有钉钉P9中层被举报代考,再到今天女员工被侵犯事件中各级领导和HR的迟钝、不作为,阿里的价值观和文化一次又一次被质疑,一些取笑的声音,比如“刑不上高P”“低P碰红线,低P没了;高P碰红线,红线没了”已经深入人心。

曾让阿里人引以为傲的文化、让阿里上下拧成一股绳的价值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位刚受到重用的P11高管和一位在阿里干了19年的“政委”引咎辞职,能不能洗刷“全体阿里人的耻辱”?以后如何避免此类恶性事件发生?

张勇的三言两语,恐怕还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是迟钝还是冷漠?

8月7日,一段“阿里女员工食堂内发传单维权”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

视频里,一个身穿黑裙子的女性穿梭在阿里食堂排队的人流中,手里拿着一沓传单。她的声音尖利、带着哭腔:“阿里高管强奸女下属,公司员工无人问管,P8、P9、P11全部都知道这个事情,他们全部都知道。”有人停驻、回头打量女主,随后匆匆离去。

同日,脉脉匿名用户发帖爆料,7月27日,有阿里领导要求女下属KTV陪客户,女员工因此被客户恶意灌酒、猥亵,领导先后进入女员工酒店房间4次,并实施了强奸、猥亵;女员工向HR及P10反馈后无结果,“公司还在压热搜”。

很快,一份受害女员工自述pdf文件开始在网络上流传,详细描述了事情经过,最让人气愤的是,女方在出差期间遭到商户和同事的猥亵,不仅第一时间报了警,也向公司业务领导和HRG反映了情况,要求处理涉事男同事,却没有一人真正帮她,反而遭到拖延、敷衍和冷处理,被逼无奈只能去食堂发传单、拉横幅,还被公司保安赶走,过程中也没有人询问或帮助。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阿里巴巴,正是最为吊诡的一点,这里人才济济,是宣扬平等、开放、高效、透明的互联网头部企业,以丰厚的薪酬福利和人文关怀吸引着一波又一波年轻人,还天天把“快乐工作,认真生活”挂在嘴边,不管是丑陋的酒桌文化,还是“我给你们‘送’了一个美女来”,好像都不应该是阿里的行事风格。

但事件还是发生了,并已经跳出个案的范畴,当涉事员工王成文(曲一)的直属领导、淘鲜达LKA负责人甘启梁(阿甘)得知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调查解决问题,而是反思“ 都是业务性质的问题,经常要出差,我早就知道要出问题 ”“现在已经有意识地开始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而更高一层的淘鲜达事业部(BU)负责人九戎消息已读未回,事业部HRG悦尔向女方索要醉酒视频以作证明。

事情捅到了更高级别的同城零售事业群(BG),事业群总裁、集团副总裁李永和(老鼎)已读不回,事业群HRG徐昆(丁冬)打电话告诉她“开除不了曲一,这事情处理不了”。

女方得不到回应,选择在公司群曝光,消息很快被强制撤回,接着就被移出群聊,最后只能打印宣传横幅,带着喇叭到公司食堂现场曝光,遭到保安驱逐,而包括甘启梁(阿甘)、九戎在内的领导员工,都没有出面制止或帮忙。

肖楚虽然气愤,但他坦言,“如果我在现场,可能也是就看一看,不会做什么。”

“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是豁出去的决心。我现在已经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再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我会抗争到底,永不屈服。”在自述最后,受害人这样写道。

8月7日晚间,阿里巴巴由蒋芳带领的独立调查组发出第一封内部公告。调查组认为,相关主管和HR同理心不够且有重大判断失误,应进行认真检讨,反思。调查组还公布,除涉嫌男员工被停职接受警方调查以外,该员工的一级二级主管、一级二级HRG总共4人也被停职配合内部调查。

而这离8月2日女方向几个主管和HRG反映情况,已经过去了近一周。

▲ 图 / 韩剧《请输入搜索词:WWW》截图

阿里的强权文化

处理不力,反应迟钝,成为本次事件中阿里作为一个组织的最大污点,到底是相关的人出了问题,还是整个组织出了问题,引发了很多讨论。

“他们可能没觉得这是一件多大的事情,或者在to B的业务部门里,这被默认是一种常态。”一位接近阿里零售业务的人士向每日人物表示。这一点在相关者的反应中有所印证。阿甘曾向女方询问,“你觉得不喝酒呢,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以后的业务能谈下来吗?”

酒场也是权力场,尤其在谈生意时,要搞定有些握有话语权的老板和领导,敬酒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而另一个办法就是美色,这才有曲一那句“给你们‘送’了一个美女来”。

酒和色,对外是谈生意的办法,对内则成了一种权力的表征。

据光子星球报道,阿里的销售层面普遍存在着酒文化,不只是业务销售,在许多团建会议中饮酒也会被看作为一种释放情绪的有效方式。有阿里中供铁军的受访者表示,“每次开启动会就绑着红头绳,现场杀个鸡,喝血酒”。

阿里对酒文化的推崇,在创始人马云的身上或也能看到些影子。2019年9月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的会议上,为每位阿里员工准备的礼物也是酒。此前马云表示,自己卸任后也想去造造酒。“我觉得,酒是一种文化,但是中国人的酒,就是干酒、拼酒,不懂得品,人生要会品。”

就在事件发酵当天,阿里的“破冰文化”再次上了热搜。不少阿里员工讲述自己入职第一天的遭遇。有人被问“初吻、初恋、初夜”,有人被拉去与异性同事玩游戏,“女的趴在地上,男的在上面做俯卧撑”、口传纸条、手机开震动扔到男员工的裤子里、男生给女生手丈胸围等等。在多数人的描述中,那更像是一种侮辱。

“破冰”往往由一个或多个部门领导主持,有阿里员工发现,很多领导“以这种文化为荣”,而跳槽到杭州地区其他互联网公司做管理层的阿里员工,会带去这一套规则,以此标榜自己“前阿里人”的身份。

徐力在2017年成为了阿里的一位程序员。在职的一年内,他经历了两次破冰。“破冰在阿里被看作很重要的事情。”在徐力眼中,破冰只是一种娱乐,为了活跃氛围,但那一天开完早会后,组里的同事没有去工作,而是进行了一场“破冰”――某种意义上,破冰被排在了工作之前。

前阿里员工黄兴业记得每场破冰会都会有一个“破冰官”负责主持。破冰官会在开场时半开玩笑地说:“强调一下啊,这是工作,注意价值观,要诚信,要如实作答,不准作假……”

抛出的问题和网上流传的一样,毫无下限地冒犯私人领域。问题有“三初三度”,有“你上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还有“你喜欢什么体位”“在场异性你会选哪位做老婆、情人”等等。徐力第一次面对这些问题时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把它看作了男生之间的猎奇心――当时在场20多人中,还有两位是女性。

但当同样的问题轮到女生回答时,徐力开始觉得不妥。那位女生在20多束窥私的目光下,涨红了脸,最终吞吞吐吐地回答了问题。“当时大家都刚入职,还是主管在引导着提问,不配合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徐力回忆。

黄兴业和徐力都强调:“破冰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拉近同事之间的距离。”只是在那场充满尴尬、难堪的破冰之后,一些准线也被打破了。

甚至一些与阿里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也曾被“波及”。一位微博网友发文表示,自己公司与阿里有业务往来,曾经有领导参与过阿里管理层为期几天的培训,“里面有一些非常低俗的活动,什么男的穿女装啊或者游戏输了之后要脱衣服裤子之类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会把这个事情搞得好像不做的人反而是异类一样”。破冰变成了一种霸凌手段。

尽管一位阿里员工回忆,自己在最近几年里没有遇到或听说过“破冰”,“至少是5、6年前(发生的)”。但显然,这种把性别歧视、性骚扰当成有趣的文化有更绵长的影响力――除了女方被上司曲一猥亵,她向更高层的求助和反馈都没有被当回事,不管是阿甘、九戎、悦尔、丁冬、老鼎,都在推诿和沉默,这代表着,他们认为这件事不严重、不重要。

“本质上还是一种销售文化,主管权力太大,官大一级压死人,所以崇尚权力,喝酒和破冰都是一种服从性测试,为什么张勇是最后知道的,就因为各级主管可能都想着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给上面添麻烦。”肖楚说。

一句评论广为流传:“我们不能从一个人渣身上推定一个公司的问题,但能从一群明哲保身的人身上,窥见一家公司的病态。”

▲ 为了拿下合作,只得用酒来表决心。图/电视剧《都挺好》截图

价值观不能被彻底压垮

一些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一张显示职务为“阿里巴巴人力战略官杨姝”的朋友圈截图中,她评论“我好奇为啥阿里一出事大家都说阿里价值观怎样怎样,当事人有问题处理当事人,上来就说阿里怎样怎样,至少阿里是敢于说出起来,敢于承认。”据了解,杨姝曾在阿里集团从事人力资源相关工作。

还有人的想法是,“阿里员工那么多,出一两个败类也难免”,而等待公安机关侦查定罪再处理,也是正常反应。连阿里合伙人蒋芳都在内网说了一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但更广泛的评论认为,阿里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在张勇的回应中,严厉批评了阿里的HR体系。“丁冬没有起到事业群HRG关键决策作用”“在整个事件处理过程中,HR团队对人的关注、关怀不够,理性多了,感性少了,缺乏感同身受……这种种现象的背后是我们HR在文化体系和自身能力建设上出了问题。”

在阿里内部,HRG还有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叫法――“政委”。所谓的阿里政委, 实质是公司派驻到各业务线的人力资源管理者和价值观管理者,与业务经理搭档,共同做好所在团队的组织管理、员工发展、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工作。就像军队里,一个是军事首长,一个是政治首长,既要指挥士兵的身体,也要管住他们的思想。

阿里创始人马云一直在想,如何保证在企业层级增多、跨区域发展成为趋势的情况下,在一线员工中保证价值观的传承,同时在业务和人力资源培养方面提供更快捷的支持。政委体系是一个载体。

说的直白点,这个体系就是为了在业务高速发展时期,人手不够用,大量招人导致人才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下,让一个懂传统、懂价值观、对组织建设有经验的人辅助业务经理管好队伍,同时避免业务经理因为业绩问题过于短视,而要保障整个文化和价值观的维护和传承,保障阿里的长远发展。

HRG是整个阿里最懂价值观的一群人,也最明白正确的做法是什么,但在这个事件中,不论是BU的HRG悦尔还是BG的HRG丁冬,都没能做出“关键决策”,即出于维护价值观的角度果断给涉事员工停职,而是偏向业务部门,做了更短视的选择,没有起到监督和制衡的作用。

HRG会在候选人入职的时候闻一闻有没有“阿里味儿”,也要在日常工作中用“望闻问切”的办法了解领导和员工,做员工的知心姐姐,及时预警问题、找出问题,并为解决组织问题搭场子,让冲突得到妥善解决。可是在这个事件中,HRG就一个“拖”字诀,等待警方出结果,自己不作为,最终导致事态扩大。

“司法出现问题,那还要法律干嘛?”肖楚说。在他看来,阿里的价值观出问题,落实不到位,首先是因为推广、维护价值观的人有问题,“如果你搞这种区别对待,看人下菜碟,那这价值观还有啥威信?”

这不是阿里价值观第一次受到质疑。2020年,先后发生淘宝天猫总裁蒋凡与利益关联方张大奕的私情问题,以及钉钉P9中层代考事件,让大量基层员工十分失望,他们从入职到工作,处处要符合“阿里味儿”,但最后发现价值观只是领导来规训、鞭策、洗脑的一套说辞,但是在有些人那里,价值观失效了,没有办法做到“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于是越强调和重视价值观,拿来评价员工,衡量成绩,当它崩塌的时候就越显得可笑。

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随着业务重心的转移,阿里的价值观又一次落后于业务发展了。

从初创期到成长期,再到快速扩张期,伴随着业务规模扩大、业务重心转移,阿里的价值观有过数次调整,比如2005年的“六脉神剑”相比于之前的“独孤九剑”,第一次提出客户第一,并放在最前面,就是适应阿里巴巴B2B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把初创期的“教学相长、开放、简易”弱化了。

▲ 2019年,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之际,发布的“新六脉神剑”价值观。图/网络

“六脉神剑”一直用到2019年,2012年到2018年,阿里投资、并购了微博、高德、UC、盒马、三江购物、银泰、阿里影业、阿里健康等在内的多个业务,业务再次被拓宽。2017、2018年左右,本地生活业务被阿里重视,其中就包括盒马、饿了么和“淘鲜达”。在经历了与美团、京东等本地零售的竞争后,阿里的业务走向更深更远的腹地。

阿里越来越“重”了。在淘系崛起的十年里,阿里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伴随着阿里的强大,众多学院派、海归精英等加入阿里,价值观越来越成为维系公平和秩序的一根准绳,但是在近几年,阿里收购了大量的线下业务,抢占线下流量入口,在本地生活、本地零售等领域又重现了当年阿里铁军的刀光血影,为了生存多了一些变通,就会有更多突破底线的事情发生。

阿里太大了,不同的业务有不同的员工,程序员和地推员本就不是一个气质和行事方式,用同一套价值观来约束他们,就可能容易产生问题。“要么无法针对具体业务作出更适合的阐释,而束缚业务的发展,要么就是没有做出明确的阐释,价值观的解释权掌握在高层手里,反而容易制造裂痕。”一位人力资源专家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HRG主动适应业务部门的需要,也就成为了一种更稳妥的选择。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5月,阿里合伙人、首席人才官童文红首次公开提及当年的月饼事件,觉得处罚过重,张勇和彭蕾也参加了这次直播,当有人问到“蒋凡事情这样处理是不是代表阿里的价值观崩塌了?”彭蕾回答说,虽然阿里非常重视价值观,但大家不要误会阿里是一个精神组织,“我们的价值观是为我们的商业组织能够存活走好102年服务的”。

“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张勇补充说。

李永和(老鼎)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月前刚刚接替王磊担任本地生活总裁,手里还兼管着同城零售事业群,打算为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开疆拓土,打几场硬仗,结果因为一件荒唐事,“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无论如何,张勇这次选择了维护价值观。

否则人心真散了,还能有打赢的仗吗?

▲ 图/日剧《半泽直树2》截图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源文:阿里价值观“崩塌”,不是从十天前女员工被侵害开始

Copyright © 2021 黄小白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2021010421号-1